离开乌兰巴托,乘坐俄铁的列车北上,继续夏天的西伯利亚火车之旅。乌兰巴托的火车站简单的像一个公交站台,即使是乘坐国际列车,也可以径直走到站台之上,让习惯了国内层层安检的中国乘客,反而感到有点陌生。

站台上熙熙攘攘挤满了将要北上的旅客和前来送行亲人们。机场与车站的进出口总是蕴藏有无数情绪的地方,如果有时间,像 love actually 里一样坐在机场车站的进出口,看各种悲欢离合的故事,应该也很有意思。

从乌兰巴托到伊尔库茨克的列车,由俄铁承运,车身也是标准的俄铁涂装 RZD。上车前俄罗斯列车员会一丝不苟的检查车票和护照,趁还有一些时间赶紧去超市买一点后来变成救命粮食的补给品。

上车后照例要自己收拾铺床,还有点复杂,研究了一会儿才明白卧铺的结构,但铺床已经是驾轻就熟。

看我七十二变今天从乌兰巴托出发的人并不多,暂时一个人独享一个包间,把自己的东西堆满四个床铺。安顿下来之后便四处闲逛,和隔壁邻居打招呼。

右边几个包间住了一群四十多岁的蒙古大哥大姐,一个个膀大腰圆,摆开好几只烧鸡和卤味在就着酒摆龙门阵,口水有点流下来。我在心里给他们安排了个二十年同学会出游的故事。

左边包间是一家四口,两个小男孩精力无限,一直在车厢里尽兴奔跑,可能是终于在暑假里能够出行不做作业。

乌兰巴托往北,是蒙古纵贯线上最好看的一段草原。古时的蒙古被一个大沙漠分为两半,在射雕英雄传和清宫戏中经常听到的漠南漠北的漠指的就是这个沙漠,戈壁沙漠。近年来国内的商学院特别喜欢组织戈壁挑战赛,也是这个沙漠延伸的有着相同地形的一小段。

在清代,漠南蒙古包括内札萨克蒙古和内属蒙古,也就是现在内蒙古的前身,有我们耳熟能详的科尔沁草原那些。漠北蒙古(也就是现在的蒙古)主要是喀尔喀草原。与内属蒙古不同的是,札萨克蒙古也就是藩属蒙古,就像一个特别行政区,除了没有外交权力之外,高度自治。

俄铁万般好,就是列车的窗户像是几年没有擦过了。拍不出好看的照片,罢了那就去吃饭吧。结果在列车里走了两个来回,愣是没发现餐车。俄罗斯大妈摆摆手说,小伙子我们这趟车没有餐车的。

哇呜,原来只有 K3 这样的长途车才会加挂餐车。心心念了一个多月的吃廉价俄罗斯火车美食转眼间变成吃昂贵的俄罗斯火车泡面。

列车开到苏赫巴托,包间里来了一对父女。赶紧把自己的东西收起来。闲聊之下原来女儿是要去欧洲一个没听懂名字的国家上学,但是要先跨越国境去到俄罗斯的乌兰乌德坐飞机到莫斯科转机。一脸横肉长的彪悍的大叔原来是送千金去上学的。看起来,应该还是在蒙古相当不错的家庭。

又是快大半夜的时候,车至蒙俄边境的纳乌什基。帅气的俄罗斯大兵上车非常仔细严格的检查了车厢的每个角落,并且要求每个车厢都拉上窗帘封的严严实实,收走了大家的护照。

不知道过了多久,列车才又再次摇摇晃晃起来。半睡半醒间,就这样告别了蒙古,来到俄罗斯。再次醒来时发现火车已经欢快的奔跑在俄罗斯西伯利亚的白桦林间,蒙古大叔父女也早早下车了,都没留个联系方式,看来是不能介绍朋友成为蒙古大亨的女婿了。

火车到了一个叫弗拉基米尔的大站,一个特别俄罗斯的名字。吹着有点冷冽的晨风,看到小小洋葱头的教堂,才真的相信自己从陆路来到了俄罗斯境内。

在终点伊尔库茨克之前,还有一段小小的高潮。火车会绕着贝加尔湖行驶一段。即使天气不好车窗很脏,还是有一点会被满目的蓝色所打动到,所以就更加期待在天气好的时候对她的专程拜访。今天算是先来认认门,拜个码头。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终于到达这次火车旅行的终点站,伊尔库茨克。伊尔库茨克是俄罗斯在西伯利亚最大的城市,工业发达,传说中的苏 30 就是在这里生产的。不过现在伊尔库茨克之所以成为西伯利亚最受欢迎的旅行城市,还是因为那个湖。

赶到 hostel,本来想赶上去奥尔洪岛的末班车。可能是因为沟通失误,hostel 的帅小哥一脸遗憾的跟我说其实并没有这班车。大概是看我风尘仆仆的样子,还跟我说晚上可以免费住在 hostel 的大厅里。那也行,向来我都是随遇而安,那就先在伊尔库茨克游荡一下吧。

小哥说这个可以成为我的卧室…伊尔库茨克人把全城所有值得到访的景点都用绿色的线串成一条 green line 的旅游线路。绿线的一端便是喀山圣母大教堂。

圣母大教堂是整个西伯利亚最华美的教堂,甚至在全俄也能排在第三。第一眼看到,甚至觉得比莫斯科著名的洋葱头更有童话感。

快到黄昏的时候,陆陆续续有人来到教堂,互相致意然后三三两两站在教堂各处开始晚祷。神父提着香炉将青烟洒满教堂各处,黄昏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青烟上,有着让人敬畏的仪式感。

悄悄的退出教堂,行走在伊尔库茨克的大街上,全城大大小小的教堂几乎都在进行晚祷,悠扬的圣歌声弥漫着全城。

一直计划在冬天最冷的时候来伊尔库茨克看漂亮的蓝冰。夏日的伊市除却冬日的白雪,却更多了一分轻盈和几分色彩。街头更有着寒冬不曾有的熙熙攘攘。

这个画面让我想起我的奶奶

全程最喜欢的一幅涂鸦

伊尔库茨克其实并不大,走累了随时跳上电车便能到达全城任何地方。这里的电车特别瘦削,异样可爱,有着与俄罗斯人极不匹配的体型。

沿着绿线走到基洛夫广场,以广场为中心便是各处政府机构。广场上每个人都在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不远处,斯帕卡斯娅教堂前的无名烈士长明火正在熊熊燃烧。

作为全城第二座石头建筑,斯帕卡斯娅教堂历史悠久,以至于在她旁边的小教堂连名字都不配拥有。

特别心疼这个无名小教堂再往前走,安加拉河边的情人桥上,如同各地许许多多的情人桥一样,挂满来来自中国的同心锁。

甚至连路灯也要来见证来此者的爱情。

在 130 街区的当地餐厅,提前点了一碗特别鲜美的来自贝加尔湖鱼汤和一杯伏特加,让自己的身体和心情都做好准备。

蓝色的贝加尔湖畔,马上见。

前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