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二连出境后不一会儿,就来到蒙古的边境城市扎门乌德。边检上来收走护照,又检查了行李,前后折腾了快两个小时才放行。行前没来得及办健康证和国际疫苗证(听起来怎么像生猪出口),一直担心会被查到不让入境,但总算是平安无事。

01 专列生活初体验

上车每人发了一套卧具,包括毛巾、床单和被套什么的。蒙俄铁路的特色就是需要自己从头到脚收拾铺盖,不过这样其实更干净。然而,我努力辨识了半天,也没分清床单和被套,只好半夜又去敲列车员的门,蒙古胖大妈不太开心。

可能是为了弥补中铁车厢的条件艰苦,蒙铁车厢就想让人体验一丝奢华火车旅行的快乐。托朋友的福,以很友好的价格买到一等卧铺(高包),加之今天坐这趟车的旅客实在不多,以至于整节车厢只有我一个人。在车厢里踱步视察其他包厢,很有主席专列的感觉。

高包本来应该是两个人一间

开门的“惊鸿一瞥”

可惜大妈还是因为昨晚的事情不大想理我,只好又送她一个二连买的中国桃子。
带有沙发和独立卫生间的火车包厢,让我想起东方快车里波罗住的房间。整体车厢是偏北欧简式的装修风格,各种设施都很齐全,这样的火车旅行舒适度显然与吹风扇不可同日而语。因此,如果有朋友未来也为搭乘这条路线,强烈建议选择高包。

套成像梅干菜一样的铺盖,惭愧

让人超想瘫在上面一天的沙发

看似可以淋浴的独卫,但水真的很小啊

火车上的电视我就从没见有能打开的

艾玛,想想坐非洲之傲的土豪们,就不住地咽口水。
略有遗憾的是,蒙铁23次列车换了新型的25G空调车底,没法看到K3上极具特色的红木高包车厢和挂满木雕的奢华蒙古餐车。

简单到想哭的餐车

 

不过有一个小吧台可以喝酒看风景
睡到7点多醒来回了几条微信,继续翻身睡回笼觉。在火车上的时间是很慢的,慢到做任何事都不需要着急。今天唯一的任务就是坐在大窗户前,看蓝色的天空和绿色的蒙古草原。

火车旅行和火车出行最大的区别就是,不能把火车当成交通工具,不然就会被长途旅行无聊至死。这个时候,小小的包厢就变成了一个移动的家,无论是读书发呆看电影刷抖音,在家里怎么样,在火车上也可以怎么样。如果是两个人一起住,还可以把包间布置成想要的样子,感觉更温馨。

趁着有时间,也把我的房间布置一下,让人仔们出来透透气,看看风景。

大家都在看风景,就你还在擦玻璃
 

02 蒙古纵贯线

起床时,列车已然驰骋在绿色的草原之上,一直到乌兰巴托。蒙古草原的辽阔,叹为观止。

这条铁路被称为蒙古张震岳,哦不是,是蒙古纵贯线。由跨西伯利亚铁路的乌兰乌德接出,途经苏赫巴托、乌兰巴托、赛因山达等所有蒙古重要的政治、经济或军事中心,并通向蒙古的铜、钼等工业资源基地。

草原上的一个小镇子,其实就是三栋房子加一个小街心游乐场
蒙古的其他运输都不太发达,公路(像过山车一样)、航空(可以理解)、水路(打扰了,蒙古有7个人的海军我也是很佩服),因此铁路就成为了至关重要的运输方式。确实,不仅是蒙古,中国的铁路网络也像大动脉一样,将养分源源不断地运送到各地,或者汇聚到核心部位。要想富先修路,老祖宗诚不我欺。

草原天气瞬息万变,刹那间我以为台风又来了

这张图更能形容什么是东边日出西边雨

回想中国高铁刚开始大规模修建的时候,还曾悲天悯人的觉得高铁剥夺了中下层人民廉价铁路出行的权利,结果被现实狠狠地打脸。今日国内的高铁网络极大地促进不同地区间人力的流动,对中国发展的提速居功甚伟。

因此,基于纯民意做出的决策往往恐怕不是最好的甚至有可能是很不效率的,有时候强硬和果断可能有更好的效果,政府决策“最好”和“最公平”之间的平衡点到底在哪里呢?

03 初识乌兰巴托

下午两点多,列车慢慢驶进乌兰巴托站。有趣的是,朋友发现我竟然很巧地和豆瓣火车KOL兼网红齐老师坐同一辆车,介绍我们聊了几句(果然网红们都是互相熟识的)。

齐老师形容没有比乌兰巴托火车站更柴油朋克的地方了,不过咱也不懂。齐老师拍的火车是真的好看。(老师的豆瓣网名:巴伐利亚酒神)
之所以没有看到齐老师拍的那些钢铁机器,是因为被冻傻了。八月未过半的乌兰巴托,已经有了些许寒意。一下火车就是一阵颤栗,赶紧往出站口走。看到路上已经有人淡定地穿着薄羽绒服,我…..。

在出站口蹭了两个老外的接车去hostel。一路上沉浸在蹭车成功的喜悦里,完全忘了还需要在车站买几天后下一程的车票。俩小时后,只好又自己走了回来买票。
乌兰巴托是蒙古的首都,也北京一样也是首堵。短短四公里多的路程开了三刻钟,我表示再次……..,从此放弃在乌兰巴托坐小车出行。

这个是真堵,这么窄的路还停了两排车

感觉是不会好了

再堵哥你也不能用胶带修挡风玻璃啊

放下行囊去附近著名的”国营百货大楼“换了蒙古图格里克,便沿着和平大道跑去苏赫巴托广场瞻仰了一下成吉思汗,但已经过了蒙古历史博物馆开门时间,只能往回走吃了个人声鼎沸的快餐,意外发现hostel旁边大楼有一个很棒的rooftop bar。
上面这一段如果因为地名不熟悉的话,我用北京话翻译一下:到了旅馆拾掇了一下,出门左拐到王府井百货换了钱,沿着长安街溜达到天安门广场瞻仰了下纪念碑,但国博已经关门了,心里不开心,只好去庆丰包子铺吃了个18块套餐,最后到国贸大的云酷点了杯饮料看日落。
近几年蒙古人涌入乌兰巴托,城市真是急剧扩张。四面八方的钢铁森林一直延伸至远方的地平线。

夕阳逐渐消失在肯特山脉背后,回头一看,一轮明月已然挂在城市上方。才想起,又快到了月圆之夜。再过一个月,便是中秋,家乡的亲人们都在做什么呢,有点想她们。

今晚家乡的月亮又如何呢

今晚早点睡,明天去哈拉和林追忆帝国余晖。乌兰巴托的夜,几天后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