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继续写 2018 年回国时候的所见所闻。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距离事情发生时间已经过去了大半年了。没办法,现在可以自己掌控的时间真的是越来越少了。不过,该完成的工作还是要完成,把东西弄烂尾可不是栗子的作风。用车迷的一句话评价——可以大晚点,但是不能直接停运!

我们书接上文,栗子回国时候的香港航空经济舱体验以及 HKG Plaza Premium Lounge 的体验请参阅“栗子 2019 回国之旅——一路曲折的碎碎念”。

京津老线火车一日还:

中华憋精憋了快一个月之后,上网查状态发现签证状态从 AP 变成 Issued 了,喜大普奔!先跑一趟帝都把签证取回来,再回天津待几天。

去北京的时候本来想体验一下当年的王牌车京沪特快 T110 的,结果 12306 上边一看这车居然没票了,连站票都不给我机会……一口老血喷涌而出!没辙,改选泰州车 T216 吧。

自京沪老线北上的进京车统一要在天津西站上车(左图)。烧酒哥 SS9G 这种“高级货”机车牵引 25K 特快的景象如今真的是看一眼少一眼了,真不知下次回国的时候还能不能见到。

上车前照例捏一张水牌(右图),不容易,特快的蓝色城市名拼音标对了!

取了护照,去开封菜喂喂肚子赶回北京站往天津跑。这一次选择了快价慢速列车北京——佳木斯的 K349。

进站之后发现,左侧不就是就是一个月之前坐过的 T39 嘛,历史就是这样的巧合(左上图)!照例捏一张北京——佳木斯 K349 的水牌,然后发现颜色又被涂错了(右上图)!拼音那里,快速应该是红的啊,你涂成绿的干啥?不过话说回来,腹黑想一下——这个绿色的拼音似乎是在说明“我们就是快价慢速列车,快速的车次,普快的停站!”

K 车的 25G 车底限速 120km/h 实际测到的最高速度只有 113km/h。考虑到 GPS 测速的数据波动,我认为大车应该是直接把调速手柄巡航定速在 110km/h 了(左下图)!这种车速对于现在的人来说肯定急死,但是对于栗子这种老牌车迷就算及格!

顺便说一下,这也是栗子在美国 Freeway 上边开车的一般车速——70mph。我很鸡贼,怕罚单(一张罚单得撸好几个月羊毛才能回来)!因此绝不给警察叔叔任何机会!

中间停了一站廊坊,不仅在廊坊被石家庄北——沙岭子西的 Y 车狠狠踩了一脚玩了一下待避,还在过天津北进天津站之前吃了个红灯导致晚点……别问我怎么知道的,这种速度叫我开我都觉得累,我们可以模拟一下 K349 大车和天津站站调的对话。

K349 大车:电力客车 K349 天津站接近……

天津站站调:电力客车 K349 天津站进站信号没有好啊。开慢点,开慢点!(天津话)

K349 大车:电力客车 K349 天津站进站信号没有好司机明白……开慢点……

过了两分钟……怎么还是红灯啊……

天津站站调:电力客车 K349 天津站进站信号没有好,K349 大车再开慢点……每小时 5km!每小时 5km!(继续天津话)

K349 大车:每小时 5km?你还不如叫我下去推!

哈哈哈哈!

这么折腾,消耗了接近两个小时跑到天津站(右下图)。

梦回高中时代:

正准备出站的时候,听见报站 Z11 次准备进站了!这可是开行了 69 年,和祖国一个年龄的王牌车啊,必须等等:mrgreen:

A Legendary Train – A Lifetime Memory!

和谐抖三抖(HXD3D)牵引 25T 车底正点进站了,丝毫没晚点(左图)。动车高铁满地跑的今天,这种老牌车已经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可是“英雄列车”11/12 风韵犹在!就好比京沪 13/14, 21/22, 103/104, 109/110;京杭 31/32;京宁 65/66 一样。这些车虽然或者停运,或者变得越来越埋汰,但是会永远会活在车迷们心中!

Z11 的车牌上边城市拼音颜色也是对的——特快和直达统一涂蓝,点个赞(右图)!

记忆又回到了 15 年前,栗子的高中时代——放学回家总能看到 T11 正点经过天津小树林隧道(那时候这车还是 T,行走区间是北京——沈阳北,双层蓝色 SK 车体)……

作为京山铁路三线旁长大的栗子,从蒸汽到内燃,又到电力……铁路承载了我太多太多的回忆……敲键盘敲到这里,泪水早已湿润了眼眶,再也写不下去了…… :cry: :cry:我的青春……

真想再次回到自己的高中时代…… :cry: :cry:

…………歇一会儿再写………………

PEK Terminal 2 PPS 休息室体验:

时间过得飞快,几天后就到了离别的日子。这一走,不知啥时候才能再回国……

PS:得亏手贱查了一下,才知道 AA 早已经改在 PEK 的 Terminal 2 起飞了,栗子的记忆还停留在八年前的 Terminal 3。

进了 PEK 的 Terminal 2 才发现里面真是狭小拥挤啊!国际航班值机柜台居然在海关里面,还禁止送客(左上图)!

安检过后,发现航站楼里面也很狭小,免税店的数目和 Terminal 3 相比简直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右上图)。不过,航站楼小也有小的好处,那就是无需走行很长距离就找到了 PPS 的休息室(下图)。

由于栗子是无氪金无 Status 白板会员,只靠 PPS 白嫖,因此已经做好了由于 Lounge 客满而被拒绝进入的准备。

不过这种情况最终还是没有发生,很轻松的就 Access 了!进去之后拍拍内景,找个靠窗子的位子坐下!

坐稳了之后开始觅食(左上右上图)!先去拿个泡面解包,这泡面名字够牛!居然就叫——炒菜一大块(下图)!

一波攻势结束之后歇一会儿开始第二波进攻!在 Lounge 里面继续转转看看有啥好吃的(上面两图)。

开动一下鸡贼的眼睛,你们猜看见了啥?栗子鸡(中图)!

作为同学题匾“鸡贼轩”的栗子,怎能不吃栗子鸡:grin: ?来,开动(下图)!

American Airlines Boeing 787-9 体验:

吃的差不多了,有人举着牌子说 PEK-LAX 的 AA180 开始登机了!Okay,离开 Lounge 奔向登机口。

先来一张栗子的座机——AA 的 787-9(左上图),这居然是栗子第一次坐 787。

内饰也就这样了,787 经济舱 3-3-3 的座位排布是相当的拥挤(右上图与左下图)。说到这里栗子想起来一个故事——想当年有同学坐海航的 787 来美国,栗子问:“一排八个座位啊?”同学说:“怎么可能,不都是一排九个嘛!”栗子直接说:“我去,谁教他们的 787 一排可以塞九个?”结果栗子一查,除了全日空几个初回限定版 787 经济舱是 242 一排八个座位,别的航司都是一排九个座位。

哎,这就好比当年阿联酋航空搞出了 777 的 343 一排十个座位,别的航司也都很快学会了。不过话说回来,777 一排九个的 333 或者 252 经济舱排布起码还曾经大面积铺货过,而且持续了十几年啊!而 787 的一排八个 242 座位排布呢?还没来得及大面积铺货就被扼杀在摇篮里了……无语……

在夕阳的照耀下,我们跟在国航的灰机后面起飞了(右下图)。

AA 经济舱的伙食也就这样了。不过换个角度想想,现在的机票已经变得越来越便宜了,给吃的就不错了!

栗子在这里继续黑嘴一下——我相信在未来的几年内我们能看到中美航线经济舱完全不给免费飞机餐的那一天。原因嘛很简单——航空公司就说啦:你看看你看看,EWR 飞 HNL 飘十一个小时都可以不给吃的。相比之下飞中国也就多两个小时,为啥要给呢?忍忍嘛也就到了……只要到时候有这么一个“始作俑者”,别的航空公司肯定会开始效尤。

还是那句话——东西一般都是越改越糟的。好鼓不用敲,破鼓万人锤!长江后浪推前浪,黄鼠狼下的都是小刺猬——一窝不如一窝!

栗子来一张非主流——787 的厕所!感觉真的是拥挤,比 777 小了一圈啊!

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 LAX,开始降低高度(左上图)。到了 LAX 之后,廊桥依然紧张,所以我们停靠远端机位,使用悬梯下飞机,借此机会拍了一下 787 的发动机(右上图)。

借用摆渡车把我们拉到航站楼,图中可以看到 LAX 摆渡车避让西南航空 737 :grin:(左下图)。

比较好玩的是,这一天我们的航班没有使用 TBIT 的 CBP 入关,而是使用了 Terminal 4。由于 Terminal 4 的航班相对较少,所以很快就入关了(右下图)。

后记

每次看栗子的文章,都觉得很踏实,很接地气。文章中总能出现火车,让人感觉航空休息室、飞机都是栗子生命中匆匆的过客,只有火车,紧紧贴着地面运行的火车,才是栗子最终的归宿。绿皮火车、烧酒红火车,最终都会被大方高科技的高铁所取代,成为永远回不去的故乡。以后再和孩子们说起火车,也不再能用“呜~呜呜~”来形容了,厚重的汽笛声最终被甜美的“欢迎乘客们乘坐和谐号动车组”所取代。

看着栗子发的经济舱餐食,也让我想起前几次往返中美坐的经济舱。拥挤的 3-4-3 座位,机舱中弥漫的不知名的气味,各处传来的婴儿哭声与呼噜声,前排座位靠背上忽闪忽闪的屏幕,都被悄悄的埋在了记忆的某个角落,正如那已然逝去的青春年华。看着身边的熟睡的妻子和女儿,自己已经不再能够义无反顾的选择远方、任性的颠沛流离了。曾经看过一句话,你未曾拿起,又何谈放下。有的东西,一旦拿起,就再不忍也不能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