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 Kimpton

很早就耳闻 Kimpton 大名,自从 2018 年加入 IHG 的点数兑换后,感觉离开体验高大上又进了一步,特别是看了官网 Kimpton Hotel Monaco Washington DC 的精品大图后,更是对 Kimpton 这个品牌看高了几分,毕竟宣传语不是 Lush、Luxury 就是 Artistry、Elegance。这是前因。

Kimpton Hotel Monaco Washington DC

预定

为了庆祝 LD 大寿,我俩来了次说走就走的 LA 博物馆暴走活动,目标是 Pasadena 的 Norton Simon Museum 和世界闻名的 The Getty。订完 Pasadena 的酒店后,本想使用 Hilton 的 FN 去预定 Waldorf Astoria Beverly Hills,结果被告知短期内都已被定完,无奈之下想起了还有 IHG 还有一晚不限级的 FN 可用,于是直接在网上预订了当时还有房且离 The Getty 最近的 Kimpton La Peer Hotel(此时没充分研究酒店,为后续悲剧埋下了隐患),其实还有 InterContinental Hotels LA Century City 和 Kimpton Everly Hotel 可选,考虑到可能的堵车问题就放弃了(其实这俩随便选一个也好啊)。

到达

周五下班后星夜赶路(一路飙车)入住了 Hyatt Place Pasadena(Hyatt Cat 3),舒适地休息了一晚。第二天离店时 LD 表示入住体验不错,并问我 Kimpton La Peer Hotel 是否会更好?我蜜汁自信地说“那可是 IHG 的顶级酒店,相当于 Hilton 集团的 WA” (然而打脸总是很快发生)。

晚上七点多,在 LD 地搀扶下,终于结束了两家博物馆暴走,精神上得到了极大的富足,各种传世之作留在了相机里,也留在了脑海里。此时,只想快点去酒店休息一下,解解乏。沿着 Wilshire Blvd 穿过 Beverly Hills 的核心地带,又路过了没定成的 WA 酒店,转到了 Santa Monica 大道,突然 GPS 指示右转开进一条辅路,又转了两次方向开到一条黑乎乎的小路不久后显示已抵达目的地,我心里一凉。

周围街趴都停满了(逼着客人消费 valet parking),却没看见几辆好(壕)车,左转穿过一个马赛克的门型过道,驶入大(xiao)堂,由于大堂正门口只能停一辆车,必须等前一辆车下完才轮到我们,而整个大堂最多仅能同时停三辆车(之所以会知道,是离店时又等了 N 久时,看到 valet parking 小弟们一次只能开三辆车过来,其中两个轮番过来和我们聊天进行安抚)。

入住

嘈杂的音乐,逼仄的空间,久候的等待,第一印象就直接垫底了。办理入住的接待柜台,在正对大堂右侧的角落;大堂正中是休息区,当时坐着喝酒聊天的男男女女们,再后面一点是吧台;左侧则是餐厅,晚上也起到了酒吧的作用;不少暴露着装的人们恣意穿插在整个一楼,甚至在电梯边上。当我拿着房卡的时候,更多的是一种不安全的感觉。

果然进了房间,紧闭的房门也不能阻止低音炮的传播(大约半夜十二点才偃旗息鼓),而没有浴缸的卫生间让我泡澡解乏的计划也落空了,前台表示带浴缸的房间都订满了无法帮我们安排,我也没力气去谈心。这样顶级并高大上的酒店非常迅速地加入“环(sheng)保(qian)”行列,洗浴用品都换成了大瓶罐装,我不得不让 LD 先打开逐一确认没有什么奇怪的其他液体后才敢用,后来更是想起了在从 hyatt 神差鬼使地带(jie)上(yue)未用完的洗护四件套,才免除了后顾之忧。

这么一间官网上带 Balcony 的房子,其实只能打开一下近地窗户而已,铁栏杆起到了装饰的作用,却不是真正的 Balcony。更不要说有什么 View 了,虽然离开主路不远,但附近街道脏乱差,夸张点说——一路之隔就是富人区和贫民窟。

房内装饰得很有设计感(花哨不实用),在看着不错的台盆处洗个脸,整个台面都溅湿了,而且对于矮个子的女生还要费力把身体往水龙头处凑着;冲淋居然没有玻璃门,是敞开式的,这种设计从我个人的入住经历而言,仅仅在 Airbnb 的房子里见过;按照美帝大部分酒店的惯例,冲淋头也是固定的,没有配备手持花洒。

居然在书架和书桌空余处摆满了收费的饮料和零食,MiniBar 里也塞满了各种收费饮品,感觉这些不该出现在一家顶级且高大上并充满 Artistry、Elegance 的酒店里;也或许是我没领悟到其中的奥义(金钱至上的实质?!)。

房间的硬件条件如此,我也不该奢望其服务会如何得体贴入微(疑似歧视)。

早餐

第二天赶在早餐的最后一刻下楼,去了貌似网红打卡地的 Viale Dei Romani,说是网红店主要是遇到有人自拍摆拍。酒店入住有 30 刀所谓的 Inclusive Fee,其中 20 刀可用于该餐厅吃早餐(或者 brunch)。

餐厅里零散坐了几桌,当时只有两位服务员在忙,因此我也只能耐心等待;没想到还有比我更晚来吃早餐的,两位白人女士一边聊天一边入座了,却见其中一位服务员赶紧过去招呼并点餐。我拿着看烂的菜单,只能切入看戏模式,终于等到其他桌的上完餐,我赶紧主动招呼另一位服务员,表示我已准备好点餐。

当我盼着望着用 Omelette 打算填饱肚子的时候,切开的一瞬间再次给我了“惊喜”,我要的蘑菇被替换成了菠菜,马上叫来服务员,服务员回去确认点单详情后,才折回表示可以退回去重做,但是需要额外等 15-20 分钟。我能怎么办呢?一边是饥肠辘辘,一边是继续等待。

用完早餐,鉴于此间酒店一贯的“慢”服务,我特地去前台说我们要办离店手续,请帮我们取车;结果却是一等再等,才有了之前说的来了两拨趴车小弟,分别和我们尬聊。对了,办手续的时候,我表示餐厅弄错了我的早餐,前台(非入住的那位)立马说帮我免除我的餐费(LD 比我早下楼分开签单的,不能免除),算了第三遍(打印了三张账单)才算对,当时我已经做好酒店扣款错误的准备了(果然不是最终确认的金额)。

总结

对比之前的 Hyatt Place Pasadena,LD 和我都一致表示各方面都超过这家顶级且高大上的 Kimpton La Peer Hotel,我们的要求并不严苛,真的没有对比没有伤害。所以,无论一个品牌,宣传得如何如何,还是需要多看 review 看 Google Map 实际街景图才稳妥,毕竟身处照片是照骗的时代,要获取真实的内容、找寻适合自己的酒店,还是需要花时间做好功课,不得偷懒。

——Just Show Me the Code, No BB!(程序员惯用结尾)